下載 beanfun! 豐富你的內容
發燒時事、最新娛樂消息不斷線
logo
留言
LINE
FB
複製
名家論壇》吳崑玉/菁英傲慢何時了?學霸誰人鳥?
NOWnews
發布於 9 天前

菁英傲慢何時了?學霸誰人鳥?臉書昨夜又起風,安安得意回首自殘中。

論文學歷應猶在,只是形象壞。問君能有幾多愁?恰似自抹滿頭地溝油。

說過N次了,領先群的政治人物會瞬間滑落谷底,多是自殺,而非他殺。

高虹安的論文爭議,其實原本是有機會吵贏的。但一輪自驕自傲的學歷表述,原本是想鞏固自身學霸形象,卻反而顯露出她對學歷不如己者的鄙視、嫌棄、與傲慢。那是一種幾乎人人在職場上都遇見過的嘴臉,博士講話你閉嘴,官大一級壓死人,斜眼瞧你,下巴看人,爭強好勝,無時無刻不在展現自己菁英貴族的優越感,每分每秒都在想著證明自己比他人更優秀。動不動強調我是X家人,智商157,唸到哈佛博,其隱藏的語法皆是「我這麼優秀,你們不選我還要選誰?」「我這麼厲害,當然應該讓我來統治你們!」如果選情不利,可能還會嗆:「下次我就不會來了!」如果不小心選上,那種菁英的傲慢鐵定等比級數連跳三級,自認上通天文,下知地理,文能安邦,武可定國,講話沒帶個「朕」字或「本宮」,大姆指沒朝著自己鼻樑骨,都會覺得有點委屈了自己。

高抬自己也就算了,何苦踐踏中華大學呢?好歹這是間新竹地方人士經營的在地大學,不多不少起碼也有個幾百張選票,校長劉維琪也算是個藍營大老,起碼給他留點面子。更何況在林智堅論文案中,中華大學也狠狠的踹了前市長臨門一腳,沒有功勞也有苦勞。就算沒看大數據,也不該犯蠢犯到此種境界。這一切的一切,都起源於心底那一丁點的驕傲感,自焚於那一口憋不住的怨氣瓦斯。然後,然後就自爆了,沒有然後了。

其實高虹安的嘴臉並非孤例,而是台灣許多功成名就者、少年得志者、位高權重者,經常藏不住的菁英階級優越心態。職場上,愈愛報自己學歷經歷的,名片上不加博士二字就覺得份量不夠重的,沒事也要把厚厚皮夾拿出來閃一下的,吃個飯總要報告一晚自己豐功偉業的,這類人菁英優越感就愈重,其實也愈惹人厭而不自知。一個人會崇拜另一個人,是發自內心的,是從他的舉手投足中,話語哲理中能學到東西,自動產生孺慕之情的。喜歡聽大師講道,達賴說法,不是因為他的學歷,他是教主,或他有錢有勢,而是他能觸及人們的內心深處,印證到人們的生活經驗,感動到人們潛藏的情感。「世事洞明皆學問,人情練達即文章」,便是這個道理。等而下之者,才要以學歷、官位、財富、權勢、情緒壓人,因為他們自知內在不足,心底那個虛啊!無底洞啊!

真正有料的人,不需要如此這般強勢推銷自己的學經歷。年輕時聽過一場南方朔大師的演講,他聊到自己當一個「民間學者」的心路歷程。他說自己沒有傲人學歷,為了養家活口只得賣文為生,但寫文是一種掏空自己腦袋的行為,不能老是入不敷出,於是拼命看書,不知不覺就過了幾十年。他告訴聽眾,沒有學歷加持,當一個民間學者很辛苦,卻很快樂也很值得,台下的我也聽得入神,聽眾們也多沉醉於其妙語如珠。

另一次是聽到管理學大師許士軍的演講。他覺得台灣的管理學教育走偏了,管理學應該是一種Project,而不是一種Degree,但台灣都把管理學位當成一種Degree在經營販賣。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,台灣學術界這種毛病撲天蓋地。許多學門原本都是為研究自然與社會狀況而生,應該是滿滿的各種貼近本地的研究方案。但咱們從教育部到各大學,無不追求學位與升等,糾結苦惱於SCI,或為了多包幾個政府標案而耗盡心神。民主化已經30多年,但我們的社會習慣與價值觀還是沒有脫離封建科舉,有個傲人學歷或顯赫官位就抖起來了,忘了自己是誰?不再追求真理,沒時間去將事物研究到通透,只想在名利間打轉,物盡其用十年寒窗好不容易得來的名器。結果多是學歷很好,但辦事不行,滿屋博士,卻老是出事。

真正麻煩的不是學歷,而是因學歷而來的變態菁英心態。基本上,「菁英」就是種「1 to 99」的結構敘述。所以,當一個人自命他是菁英,就已經在輕賤其他99%的人類。這種心態放在上流社會小圈圈裡也許還走得通,放到選舉裡便是一場災難。更可悲的是,許多上流菁英的成功,並非來自他的才氣與努力,而是儘憑家世或機運而取得,那只是一滴落對地方的精液,而不是來自讓人心服口服的才幹與能力。真正的菁英,不用表述自己的功績,旁人自動會看見他的突出與犀利,況且他做成的功業太多,表也表不完。

不停出現這些愛指著自己鼻子,翹著下巴看人的政治人物,其實是台灣社會的悲哀。這不全是黨派問題,而是一種社會通病。而且是一種不徹底改過來,這個社會好不起來的普遍流行病。當父母們總愛炫耀子女的名校學歷,老闆們驕傲於幫他提皮包的都是博士,動不動以皇上自居,職場上最懂技術的工頭老被高學歷主管霸凌,錄用升職依據的是其學歷家世,而非此人辦事能力,我們這個社會就還沒脫離八股科舉所遺留下來的扭曲價值觀,沒法抗拒菁英們的階級意識。自然也就無法認真務實的面對問題,解決問題,而且離平等、自由、民主的開放社會,還遠得很。

一個四十歲不到的年輕人,卻滿腦子如此這般的學歷優越感與菁英階級意識,真是個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。這是一場經典的公關災難,更是我們這個社會,滿清餘孽,黨國餘毒未淨,那種變態菁英文化依然生生不息的嚴重警告。

●作者:吳崑玉/專欄作家、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

●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,不代表《NOWnews今日新聞》立場

●《今日廣場》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,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,文章歡迎寄: opinion@nownews.com

你可能也會喜歡
還想看更多你喜愛的文章嗎?
© 2022 Gamania Group
下載 beanfun! 豐富你的內容
發燒時事、最新娛樂消息不斷線
留言
轉傳
複製
beanfun! 採用網站分析技術為您帶來更優質的使用體驗,若您點選 "我同意" 或繼續瀏覽本網站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第三方 Cookie,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 隱私權政策。
下載beanfun!
瘋狂生活從 beanfun! 開始~
掃描 QR Code 立即下載
APP Store 或 Google Play 搜尋 beanfun! 下載
APP Store 搜尋 beanfun! 下載
Google Play 搜尋 beanfun! 下載
溫馨提醒您:於行動裝置安裝防護軟體
可提升裝置使用安全性
下載beanfun! 豐富你的內容
安裝應用程式,享有更多文章、小說和精彩的互動!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