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載 beanfun! 豐富你的內容
發燒時事、最新娛樂消息不斷線
logo
留言
LINE
FB
複製
那個晚上,我不覺得我活著!呂忠翰談攀登干城章嘉的體悟
NOWnews
發布於 4 天前

儘管手指有三節因為嚴重凍傷,目前還在包紮等待復原,但好動的台灣高峰頂尖探險家「阿果」呂忠翰仍精神抖擻地談論他對冒險的意義,甚至把他14頂峰計畫中,幾乎可說是最難攀登的干城章嘉(世界第三高峰)的生死體驗,一次跟大家說個明白。

由橘子關懷基金會所支持的14頂峰計畫,呂忠翰已經爬滿其中七座,他堅持以無氧的方式登山,回顧這次冒險經歷,他仍說:「我認為真正的冒險,是你能後回來平安述說這段經歷。」

呂忠翰這次在春季,體力充沛,天氣狀況良好的情況下出發,儘管他仍開心受訪,但他也說:「當你出發後,就是一個風險,就有可能遇到危險。」

他在這次冒險旅程,最難忘就是在途中快到山頂一度斷片,因為他要等著前面有氧攀登的人們攻頂,但路線險峻,即便他已經準備好可能等待的狀況,但他挑戰自己極限,持續等待,可說是超過自己極限,一度忘記自己在做什麼。

他提到,在海拔8000公尺以上,根本可說是「死亡禁區」,當下很多人的判斷都可能出問題,他就遇到一位印度的登山者,因為卡在艱困的道路,可能隨時會影響其他人,呂忠翰必須要一度把安全索鬆開,但當下這位登山者,已經聽不進去任何話,這也是讓呂忠翰必須做出決定,「我知道,我一旦跨過他,可能他就不在了。」

過去呂忠翰的體力甚至可以幫助不少山友,成功到達目的,甚至下山等,但這次「他只能自保」,他說:「我大概在8500到8200公尺時,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下來,應該是靠反射動作,就像打桌球這樣,我的腿也不是有意識的。」當時他還問雪巴「我還活著嗎?」

呂忠翰第一次感受到死亡威脅,他又繼續往下撤,沒想到又昏了2個小時,他感受到身體刺痛,這次醒來,卻只剩他一人。他說:「那個晚上,我不覺得我活著。」

為了這次登山體驗,呂忠翰三根手指嚴重凍傷,其實凍傷是家常便飯,但他卻認為可能這次搞不好也會讓他付出代價,還好還能感覺得到痛,這次冒險,讓他真的有嚇到,這趟幾乎是沒命的旅程,呂忠翰終於順利回家,也終於帶自己回來。

今年呂忠翰可能無法再度前往登山冒險,但展望明年,他說:「我希望透過我自身的故事,讓更多人知道,也期待有更多的青年,面對冒險與挑戰時,能勇敢堅持自己的選擇。」

還想看更多你喜愛的文章嗎?
© 2022 Gamania Group
下載 beanfun! 豐富你的內容
發燒時事、最新娛樂消息不斷線
留言
轉傳
複製
beanfun! 採用網站分析技術為您帶來更優質的使用體驗,若您點選 "我同意" 或繼續瀏覽本網站,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第三方 Cookie,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 隱私權政策。
下載beanfun!
瘋狂生活從 beanfun! 開始~
掃描 QR Code 立即下載
APP Store 或 Google Play 搜尋 beanfun! 下載
APP Store 搜尋 beanfun! 下載
Google Play 搜尋 beanfun! 下載
下載beanfun! 豐富你的內容
安裝應用程式,享有更多文章、小說和精彩的互動!
取消